發表迴響

軟體工程師的修練之道《The Pragmatic Programmer》

這真是一本好書,雖然已經發行將近 20 年了,仍然風采未減。

書中提到很多的軟體開發方法、概念都是現今許多軟測的基礎原型。蓋上書本,不禁感到活在這個時代真是幸福,有先進的版本控制系統、持續整合、自動化測試工具、先進的IDE、高效能的硬體資源,而無須像 20 年前的工程師,要自行開發團隊用的軟體工程工具。

但換個角度思考,其實軟體開發就跟《人月神話》說的一樣,40 年來從未變過,我們坐擁先進的工具和完整的軟體開發教育流程,軟體開發的失敗率還是相當高。肇其因,或許軟體開發一直都還未是門純工程類的問題,而是很「人性」的一門學問。

因此,軟體開發也不能只是紙上談兵,而是需要實際接觸團隊、客戶才有辦法學習到的。

另外,我覺得這本比《Clean Code》有參考價值。

Posted on 發表迴響

美的暴烈與消逝,三島由紀夫《金閣寺》

身為三島由紀夫的書迷,終於等到他的作品在台灣一一重新出版,一連看完《假面的告白》、《愛的饑渴》、《金閣寺》這些名作,卻苦無時間寫下心得。我讀完《金閣寺》很久了,這幾天想把讀書心得補齊,卻發現自己的記憶已開始模糊,看來以後讀書心得一定要馬上記下才行。

之前我在 Dcard 的書籍版發過一些三島由紀夫的書評,很多人都說他們看不懂《金閣寺》。說實話,讀書這檔子事情,哪有什麼看得懂或不懂呢?作者是真的已死,讀者用自我經驗任意解釋是完全沒有問題的。這讓我想到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赫曼·赫賽(Hermann Hesse) 曾經寫過的一篇短文,題為《關於卡夫卡的闡釋》[1],我直接擷取重點。

繼續閱讀 美的暴烈與消逝,三島由紀夫《金閣寺》

Posted on 發表迴響

何謂愛的極致?三島由紀夫《愛的饑渴》

愛是什麼?是嫉妒?還是折磨自己的痛苦呢? 渴望愛的結果又是如何?極致的愛必然帶有鮮明的死亡色彩吧。

比起三島的前一長篇作品《假面的告白》,《愛的饑渴》在結構上顯然扎實多了,在文字的運用上也更完整成熟一些。故事中的角色或多或少都被愛所束縛,從而展現出不同的情緒,而當中最強的要屬悅子的嫉妒了。那是一種超越了生的嫉妒,只有在死亡時才能擁有對方的極致的愛。

從悅子的角度出發,我們也能發現三島描繪了種種男性風貌,每一位登場的男性都帶有鮮明的個人特質,而且我不難發現三島崇尚的是單純極致的靈魂,毫不理會理解世俗之物,僅僅專注於肉體的男性之美。甚是有趣。

繼續閱讀 何謂愛的極致?三島由紀夫《愛的饑渴》

Posted on 發表迴響

窺視假面背後的臉龐,三島由紀夫《假面的告白》

《假面的告白》發表於1949年,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三島由紀夫的成名之作,也是他的第二本長篇小說,年僅 24 歲的他以此作嶄露頭角。最近木馬出版社重新發行了三島由紀夫的作品,我終於等到這一天,馬上把全部買回家。

要說對這部作品的想法,閱讀的過程中,我總覺得像是在看三島早期的短篇小說作品。有些賣弄文采修辭的嫌疑,字藻華麗,敘述細膩且多,看久了會有些疲累。但這都不影響三島在《假面的告白》中想要表達的。《假面的告白》算是半自傳形式的私小說,主角即三島本人(平岡公威),我們可以從這作品裡窺見三島的幼年生活與對戰爭的意識。除此之外,還能感受三島如何處理在當代日本極為前衛的概念:異性戀外的選擇。

繼續閱讀 窺視假面背後的臉龐,三島由紀夫《假面的告白》

Posted on 發表迴響

科幻神作《2001太空漫遊》到底在演什麼?

這幾天,Stanley Kubrick 的經典之作《2001太空漫遊》(2001 : A Space Odyssey)(1968)在台灣的威秀影城重新上映了。身為一名計算機科學家兼科幻迷兼哲學迷兼電影迷,絕對是到電影院捧場的。電影院的觀影感受非常好,音效所製造出的宇宙壓迫感是在家裡無法比擬的。這次上映力求重現五十年前的觀影經驗,於是保留了中場休息,約莫在第 90 分鐘處,HAL 讀唇語的片段。

繼續閱讀 科幻神作《2001太空漫遊》到底在演什麼?

Posted on 發表迴響

而今人類的根本是人:《非理性的人》

《非理性的人:存在主義研究經典》(Irrational Man)不僅書名下的漂亮,內容也是一絕。之前我因為閱讀尼采、卡繆的作品接觸到了存在主義,覺得非常有趣,因而一直想唸唸這本書。

整體來說,本書從現代社會(戰後)的問題開始,介紹如何會產生存在主義的思想,存在主義的思想又體現在什麼地方,之後開始介紹西方傳統哲學與存在主義思想的淵源,接著介紹四名存在主義哲學家:齊克果、尼采、海德格與沙特的中心思想。

繼續閱讀 而今人類的根本是人:《非理性的人》

Posted on 發表迴響

倚在查爾斯河邊,為何 MIT 是我的夢想?

前幾天在波士頓 Downtown Crossing 的咖啡廳,遇到一名外國人,他有一個中文名:羅嘯天。我和他聊了許多,他說:「波士頓就是三樣東西多:大學、學生、咖啡。」是的,在波士頓有五大名校,分別是 Harvard University(哈佛大學)、MIT(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,麻省理工學院)、Tufts University(塔夫茨大學)、Brandeis University(布蘭戴斯大學),Boston College(波士頓學院)。另外還有 Boston University(波士頓大學)、Northeastern University(東北大學)、Berklee College of Music(伯克利音樂學院) … 等等,一個小地區(其實也不小)有這麼多大學,可見波士頓是一個教育學術氣息濃厚的地方。

繼續閱讀 倚在查爾斯河邊,為何 MIT 是我的夢想?

發表迴響

存在的尋覓與丟失,談安部公房《燃盡的地圖》

說到日本文學,有一位神秘的作家,他的風格與日本文學相差甚遠,甚至可以被稱為是異端,而且差一點就得到了諾貝爾文學獎,這位作家正是戰後派的安部公房,日本極少數的前衛派(超現實主義)與存在主義作家。

我第一次接觸安部公房,是他的名作《沙丘之女》,獨特的敘事風格與存濃厚的存在主義使我立刻喜歡上這名作家。這次閱讀的便是他另一部失蹤系列的名作《燃盡的地圖》(舊譯《燃燒的地圖》,原文:燃え尽きた地図)。故事敘述一名徵信社的偵探,接受了一名女子的委託,調查其失蹤半年的丈夫。

繼續閱讀 存在的尋覓與丟失,談安部公房《燃盡的地圖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