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代公民非得依靠政黨選邊站?

前言

不知不覺已屆 2019 年底,離 2020 總統大選不遠了,根據這幾年的經驗,越接近選舉,身邊的人就會越狂熱。然而,這種狂熱並不會表現在政策討論上,而是以近似於獵巫的形式來展現。每個人似乎都無法接受同溫層中出了一個異端。沒錯,我就是每兩年被抓出來的那個異端。從 2014 年的太陽花學運開始,我就一直扮演著這樣的角色。但最近實在是有點誇張了。

人總是習慣二分法

會掉落二分陷阱並不是你的錯,我們或多或少都在不同狀況下掉進這個思維陷阱。即使人類建立了龐大且輝煌的文明,基因裡卻還保留著許多原始的本能。這些古老的習慣幫助我們在許多時候變得有效率,卻也讓我們在複雜的現代議題前變得無力。要克服這些思維陷阱,除了需要思想上的突破外,還需要建立思考的習慣。然而思考是相當反人性的一件事情,甚至會消耗大量的能量,也因此大多現代人不約而同地選擇放棄了高級思考的能力。

選擇立場是一種智力的展現嗎?

以台灣政治的現況來說,兩黨制很大一部份促使了二分思維在人民心中根深柢固。當一個人表現出「反A」的傾向時,其他人很容易就認為這個人會「支持B」。因為對大多數人民來說,只有這兩個政黨有能力解決問題,甚至他們可能只認識這兩個政黨,對於其他小黨要不是不屑一顧,就是根本不知道有小黨的存在。

舉個例子,為什麼很多軍公教支持國民黨?其一是因為退休金被民進黨砍了,而因此討厭民進黨去支持國民黨(二分);其二則是因為國民黨承諾會修法補回這些退休俸(利益)。

所以說,在兩黨中選一邊來站,真的是智力的展現嗎?並不然。
我常常在網路上看見許多用智力來侮辱對方的貼文,但其實選擇立場跟個人的深度並沒有絕對關係,而是跟個人的「利益」或「理念」有關。無論政黨或議題本身,其支持者都會有較具深度的人,也都有較思考能力較差的人(而且是大部分人),所以用選擇立場來評判智力是完全不對,而且是很侮辱自己智力的一種說法,這也是我很討厭這種說法的原因。一個人若因為害怕智力測驗沒過,而選擇抄別人的答案,不就正暴露出了他的智力不足嗎?

立場是為了要激盪不同想法

不同的立場之所以需要存在,是因為我們需要透過不同的思維相互碰撞來得出更好的答案。我們並非完人,個人的思考都會有盲點,要克服思維上的盲區,需要透過與不同想法的人討論。若窩在同溫層和自己立場相同的人相互取暖,只會因此更無法接受其他想法的存在,最後成為頑固老人。

議題和政黨的關係

在這個時代,社會議題的複雜程度前所未見,難以用對錯來二分。核能存續、同性戀婚姻、死刑存廢、安樂死存廢 … 我們每天面對這些沒有絕對正確與錯誤的議題,需要先花許多力氣理解議題內容,再透過大量的資料閱讀來做出選擇。然而,現代人有一個更輕鬆的方法:支持一個政黨,繼而支持這個政黨對議題的立場。

支持議題繼而支持政黨,與支持政黨而支持議題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。

先支持議題而支持政黨,意味著你對議題有一定的理解,並且知道要透過誰去才能實現這個理想;支持政黨而支持議題,就只是意識型態作祟而已。

所以說我是誰?

會寫這篇文章,也是覺得身邊的人對我誤會頗深。我通常喜歡在別人面前講他們不愛聽的話,所以常會說「你這個被國民黨洗腦的」「你這個一定是民進黨…」。
我很單純地只是針對不同議題有不同見解,對於能源議題,根據我唸過的書,核能在短期內是必須的。我卻很常因此被朋友或親戚說支持韓國瑜、國民黨。當我支持香港反送中、支持同性婚姻時,也曾被家人說我是被民進黨洗腦。

我只是單純地去支持我認為對的事情,大家卻不斷地往我身上貼標籤,「國民黨」、「民進黨」、「柯黑」、「中共同路人」。
基本上就是你們這些人太堅持自己的立場,不願意聽別人說話,才會聽到難聽話自己惱羞成怒。我不是那種因為你支持國民黨,所以在你面前說核能好棒棒;因為你支持民進黨,所以在你面前說同婚好棒棒、綠能好棒棒。我是那種知道你支持柯文哲,我就在你面前說柯文哲的公共住宅政見跳票,而且他發言很仇女;我知道你支持民進黨,我就會在你面前說強推礦業法跟潮間帶蓋風電真的很厲害。

因為如果你如果不知道我在說什麼,或是事後生氣中傷我,那就證明你一點政治素養也沒有。而身為一個現代公民,這點素養應該是基本的吧?

但很多人做不到,就像是呱吉在臉書(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gameimp/posts/10157757198629641 ) 說自己雖然和侯漢廷的立場不同,但侯很有禮貌,討論議題也是互相尊重。卻被一堆台派群起而攻之,這就是不懂的尊重彼此差異。

即使侯漢廷明顯是國民黨,但看過侯漢廷在議會質詢柯文哲的表現,難道你應該因為黨派而唾棄他嗎?即使不喜歡柯文哲,但柯文哲在面對質詢時,勇於承認自己政策施行不當,難道我們不應該給予肯定嗎?

結論

我不一定是對的,我也無法肯定我是對的,有時候一個議題的對錯界線是如此模糊,我無法有效地判斷應該怎麼做。
但至少我可以根據手邊的資料,思考後提出質疑,如果你真的認為自己支持的議題是對的,就應該想辦法說服我,而不是將我打入敵對陣營。
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如果你無法回答我的問題,解決我的疑慮,那你對自己正在做的事情、自己選擇立場的原因,甚至於根本上的理念,是全然不理解的。
真正沒過智力測驗的,就是你這種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