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常筆記

眼盲的樂觀主義?不必反抗就想獲得幸福,還是當石頭比較快吧!

最近使我感到驚訝的一件事情,是原來有人認為我一點都不樂觀!

也正是因為這樣,我才知道,原來那些被我所遺棄的、鄙夷的,我從來都以為只存在於書店的雞湯樂觀主義,是真實存在的。

我雖然常發一些看似悲觀的文章,但事實是,我認為事物確實都是一體兩面的,樂觀與悲觀也只是比較出來的,那些樂觀主義者認為希望是絕對客觀的存在,但我卻覺得希望若沒有絕望伴隨,只是一個空洞的概念。

一直以來,我都認為我很樂觀、積極、上進。直到有一天學姊告訴我,她覺得我所做的,那些積極樂觀的行為,那些她渴望達到的行為,每日健身、認真學習,只不過是「行為」,而樂觀必須包含「想法」。我很是訝異。難道我是抱持著絕望的想法努力活下去嗎?

卡繆說:「我反抗,故我們存在。

反抗什麼?當然是生命的荒謬。存在主義告訴我們,世界本是客觀的自在存在,是自我滿足的、充實的,人類本無生存意義,只是存在罷了。但正因如此,我們才由後天尋求意義,從意志定義自我尋求超越,從蔑視命運來取得勝利!

「清醒與明智導致了他的苦痛,卻同時讓他取得了勝利。沒有什麼命運是不能被輕蔑所戰勝的。」

而我,不願意在面對荒謬時,尋求「肉體的自殺」與「哲學的自殺」,反倒在清醒中採取卡繆的第三類自殺態度:「蔑視命運,堅持奮鬥,對抗荒謬」。而這樣子卻被說是「積極地行為、悲觀地思想」。

「人們有權享有的幸福,靠反抗才能獲得。」

難道這些樂觀主義者連荒謬都要否認嗎?難道世界本是美好的,我們的心靈也本是美好的嗎?如果不必反抗就能獲得幸福,那你們便是自我滿足、實心的、充實的存在!從存在主義來說,便是自在的存在,跟石頭有什麼兩樣?人活著,會思考與行為,便是因為人是有缺陷的!

 

照那些樂觀主義者的邏輯,還真是「樂觀先於存在」啊!請做一個理性的樂觀主義者。

三島由紀夫在《鏡子之家》中寫下「過著貧困交迫的生活,還說只要活著就是幸福,這是奴隸的想法。另一方面,過著普通的安樂生活,認為活著就是幸福,這是動物的感受。這個社會,就是不讓人有人的感受,不讓人有人的思考方式,所以把大家都弄成瞎子。」,正是對那些樂觀主義者與社會的強烈批判。